就会让自己更加稳重端庄一点

2018-10-16 作者:admin   |   浏览(159)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徐云颖、熊珊)严绍茸:最早知道昆曲,是看《红楼梦》。贾家经常会听一些昆曲。包括林黛玉路过梨香院,也从里面飘出来几句《惊梦》里面的词句。(我)就觉得这个东西挺有意思的,是那个时候的人听的。

  杨楠楠:(我)大二的时候,看了在北大演的青春版的《牡丹亭》。觉得非常非常的美。

  杨楠楠:看了青春版《牡丹亭》之后,我就觉得和我之前的印象并不是那么的一样。它们从头到尾也非常的素雅,淡淡的那种色彩美。而且从演员上来讲,都是比较年轻的,和我们年轻的观众比较贴近,整个的感觉非常的唯美,所以就打破了以前的对京昆的这种刻板的印象。

  严绍茸:觉得一方面昆曲的舞台造型很美,另外唱的也很好听。还有昆曲的本子都是很经典的,像《牡丹亭》,然后把这些书本的东西演,就觉得活起来了,觉得很奇妙。很喜欢这个感觉。

  卢佳:我觉得可以用这句话:不可说不可说,一说便是错。就是它的美是无法言语的。你不能说它的音乐很美、唱腔很美、服装很美,它不是的,它是一个整体,就是一个气韵。

  杨楠楠:在排练《惊梦》这一折的时候很有意思。杜丽娘在梦中遇到柳梦梅,这样一个情节是安排两个人在一段音乐中就是偶然背靠背的相撞在一起,然后就要表现出惊讶的情态来。我们最开始排练着一段的时候,总是撞不到点子上。后来锣鼓老师们就教我们说,“你们要在一个特定的节奏点,在这个点上卡住,两个人撞在一起,才会有各自的惊讶的比较契合的状态表现出来。”后来我们练了好久。

  严绍茸:有一些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其实很难。例如那个袖子,要求是抖三下,就要收起来,整理到很整齐。我觉得这个技术一年两年是练不起来的。还有包括扇子,看到张继青老师把那个扇子从头上翻过去,全场都惊叹了。

  卢佳:在汇报演出前,那天晚上我先练《忆女》。老师总说我演的不够悲,所以那天晚上我一边想一边哭,一边哭一边练,眼泪刷刷的往下掉。高兴的时候也是,比如练《游园》,每天看到东西都是那样(表现的很惊讶),就像魔障了一样。

  杨楠楠:我觉得她是一个既单纯又复杂的青春少女。没有我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

  杨天熙:我觉得每个阶段都不一样。高中的时代,因为自己也处于那个年龄。第一次看完牡丹亭的时候,共鸣感不是很强烈。因为自己了解的知识有限、精力有限。365体育滚球大了之后,就觉得杜丽娘不是那么简单,她应该是一直都有那种小心思的。我觉得杜丽娘是一个非常丰满的人物。她有外在,也有内心,很深入的一个人物。

  杨楠楠:我觉得最大的影响就是对美的感受能力又提升了一层吧。可能在平时生活中用不着这些东西,可是在一些正式场合中,就会让自己更加稳重端庄一点。另外里面的音乐舞蹈的美,我觉得在我以后的生活中会更加的接触,因为它非常的有魅力非常的吸引我。

  杨天熙:我是不太听流行歌的,把这些昆曲当大家的流行歌曲的那种感觉去听。情之所至,还会动不动的唱两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线 监督邮件:br>